当前位置: 首页> 聚焦团团

我看季羡林先生

发布时间:2009年10月23日 浏览次数:1583次 字体大小:【

    看了季羡林老先生的《牛棚杂忆》、《朗润集》,突然想写一点关于季先生的东西,但说实话,对于季先生,我了解甚少。对他的了解也仅是从他的关门弟子钱文忠先生那儿了解来的,因为我比较关注钱教授,也多少对他的恩师有所了解。

    季先生是孤独的,他的孤独是热闹中的孤独。大师之后再无大师,虽然季先生一直说自己主要研究古印度文化,对国学并不是特别专究,自谦称不上国学大师、学界泰斗,姑且尊重老人家的想法,称其为学术大家吧!

 

    清空的思想,空灵的心境我想用这八个字来概括我所了解的季先生,尤其是晚年的他。他从没有想到过自己能活到50岁,而他却活到了98岁,他对死亡无惧,正如2006年感动中国对季羡林先生的颁奖辞中讲的那样:智者乐,仁者寿,长者随心所欲。一介布衣,言有物,行有格,贫贱不移,宠辱不惊。学问铸成大地的风景,他把心汇入传统,把心留在东方。

 

    季先生自谦自己向无大志,作为国学大师傅斯年,陈寅恪的高徒,其学术成就应该就不必提了。季羡林先生笔耕一生,在佛教梵文,巴利文,吐火罗文上的成就足以使他名垂千古,但看了很多季先生的生活照,又发现季先生在生活中是简朴的,一件中山装,安静地端坐在书房,与他的书为伴,与他的猫为伴,这样的生活是我等晚辈所希冀的,但很难做到,不是外在的俗事太多,而是思想心境无法清空,佛家所谓的空无一物是真正的智者才能做到。

    纵浪大化中,不喜亦不惧。应尽便须尽,天复独多虑。季先生晚年以陶渊明之诗明志,自古皆有死,莫不饮恨而吞声,泰然自诺。

 

    多一些典雅,少一些粗暴。多一些温柔,少一些莽撞。总之,多一些人性,少一些兽性。我想以此来与同学们互勉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  09级编辑出版学 王超

上一篇:回顾2009根与芽中国峰会
下一篇:两封书信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