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内大新闻
News Center
新闻中心

且迎新年

发表时间:2019-01-01  阅读次数:754  发布人:马子涵 字体:A+ A- 【关闭】

经济管理学院2016级经济学侯琦奕来稿

我家对面有一条卖春节贴品的小街,未到节假日时都是其他行当的门面,譬如五金店、理发店、汽车维修等等,生意还算红火。一近过年,每户便开始在自己的门口贴起了“代写春联”的字样,红底黑字,正楷体。虽说是赶着节日换的行当,但看的人也确实不少。仔细去瞧,那字写得也并非绝佳,都是甚么“家庭和美”“金玉满堂”之类,只是路过返乡的人看着样式喜庆、内容也算得体,也不计较太多,便买了归去,心满意足。

叫卖的老板自然不清闲,拾掇自己的“金鱼”挂饰,这是要挂在门口的,鱼现即此处有水,南方以水为财,年年有鱼、年年便有余,便也是取得“财富有余”的好意头。之后转身拎起“童子报春”的窗贴,左边是身穿明黄哑棕穗瑖大褂的送财童子,右边是头顶哪吒束发的送福女童抱拳贺喜,双童并立,齐声报春。还有气势恢宏的中国结,挂在中庭,饱满聚财;那霹雳响云霄的鞭炮状挂饰,节节并串串,中间加以彩灯,白日迎福,晚上燃灯亦聚福;那前后门上贴上的金漆镂空福字,旁边附着花团锦簇的剪裁,龙凤齐飞百花争艳。

但这些样式并不需要年年都买,会打理的母亲将它们用层层薄膜包裹住,放在收纳室的最上层。临近年关,父亲便去取出,小心翼翼地揭开外层,里面仍旧焕然如新。这也是生活的学问,熟人易说话,和财神熟了,每年用他熟悉的式样相邀而来,或许更能得到他的垂青。

我便是一个贴窗贴的好能手。将每一个角捋得平整,先用剪刀剪下小块胶布,粘在四个角。倘若是大的童子送福,便要在脸颊、腰间、还有小腿处再增加相粘处。拎举切换、随玻璃而上,三下五除二,春节福贴便做好了。

家里气氛皆因春联窗贴而增色不少,出去外头,更是喜气洋洋。

街上值墟市时,卖鸡卖鱼的小贩早已不满足于市场的盈尺之地,纷纷占领了桥的两侧,开始叫卖。鸡群三五成笼,咯咯叫道,被人拣选。看鸡冠,是否耷拉着,耷拉者弃;观鸡毛,是否残脱,脱者弃也。最后切记要看鸡脚,皮薄、磨损较少者为佳

拣选的由头多是扫节(拜年)为主,而扫节之送礼佳品则以阉鸡最多,但老母鸡却是最佳,此时就要考量送礼彼此的交情深厚程度,深者,送母鸡也。买卖双方的你来我往也皆是学问,卖者趁着节头夸自己的鸡苗喂养环境优良,嫩鸡肉筋道,老鸡肉烂油少更适合煲汤,这般价钱不贵不贵。买者说正值节日,图个意头,价钱“8”结尾更有福气。有来有往,你“发”我也“发”。如此这般,整个闹市熙熙攘攘,热闹非凡。

母亲便也是这样闹市里的一员,每年争最好的鸡苗回家做年夜饭,还要准备每家每户的扫节礼物。这家刚生孩子,老母鸡滋养补身,好,送这个。那家女儿出嫁了,那就送桂圆莲子加阿胶,祝别人早生贵子……市场,是一个地方的灵魂,它记录着地区的繁华与人文;而母亲,则是一个家庭的内核,她忙碌三餐烟火,同时也是家庭与外界的平衡。

春节街逐渐开始拆迁成新的开发区,在墙体上写下的“拆”字背后还有以往贴“代写春联”字样的印记;家里的春节窗贴、鞭炮以及金福仍然摆放着齐齐整整,等待着下一年的开启;母亲早起的脚步仍然在家里和闹市之中往返,忙着计划大舅家的喜庆事……准备新春,是每个中国人记忆里最期待的时间过渡,它连接着一年的努力和年尾的团聚,它不断地提醒我们,莫忘经过,期待来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