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内大新闻
News Center
新闻中心

今宵月圆

发表时间:2018-09-24  阅读次数:1350  发布人:刘思宇 字体:A+ A- 【关闭】

16经济学侯琦奕来稿

(1)

将生粉与剁碎的肉混将起来,加入少许老抽调色,配上马蹄、香菇、胡萝卜,各式切丁,剁成泥,放入瓷盘里搅拌,大约五分钟,再用手捏出一个个恰到好处的圆球,饱满的色泽夹带着油的醇香,放入热好的油锅中,“滋拉拉——”,十分钟过后,一盘酥香爽脆的金黄肉粉为底,镶嵌着红色胡萝卜、墨黑香菇丁、瓷白马蹄碎的丸子就可以盛盘了。

这是每一年母亲的拿手好戏。中秋的团圆饭上,它是提前一天就要准备好的菜。配以第二天的煎酿三宝、荷兰豆西芹炒鱿鱼、白灼明虾、干煸扇贝、清炒菜心……十菜一汤,八珍玉食。其中,“重量级嘉宾”是滚烫鲜甜的野生粉葛筒骨汤,粉葛口感绵密,汤水清甜,配搭肥而不腻的骨髓,“滋溜——”一吸,入口即化。

广东人喜汤水,好药膳,其中一个重大的原因是广东湿热,易长口疮,而一直秉持“食疗“的广东人则视各类降火食材为宝藏。“别吃太多炸的,热气(广东话里的‘上火’)”。除去家常的粉葛筒骨、还有各色山药茯苓乳鸽汤、墨鱼淡菜煲龙骨、当归党参乌鸡汤……中秋的团圆饭不容小觑。

厨房是母亲和婶婶们的领地,厨房以外,是孩子们的游乐世界。

各家送来的月饼整齐地躺在奶奶的储物室里,八星拱月装、四世同堂装、十全十美装……我们贪婪地抢着自己喜欢的口味,“我要双黄的……”“我要!”“不给,我最小。”“不可以——”“我要抹茶的”“我不要伍仁的”五个兄弟姐妹仅凭口舌之争去“抢夺”自己的猎物。声音将奶奶引了过来,她边“哈哈”笑边把大家伙拉出去——“月饼我们切成五块,每人有份”笑眯眯的眼睛像极了小时候上课画的船儿。“耶”妹妹跳将起来。

全家人吃完“大餐”之后的肚子都撑的圆鼓鼓的,聊说着这一段时间的趣事轶闻。从清远、广州各处返回来的叔叔婶婶,总是要被问很多问题。“吃的好吗?”身体最近怎么样?“”妹妹上学听话吗?——”可怜的小妹总是要被问到成绩,但聪明地经常“打哈哈”就过去“一劫”。

孩子们坐不住大人们的“太太客厅”,跑出去放烟花——“咚”光彩四射,衬得空地里明亮起来。有一种烟花是孩子们的最爱,因为它在绽放完之后还有”降落伞“落下。这是“孩子王”的实物褒奖。于是在黑漆漆的篮球场里发现了五个四处摸索的小身影,“啊——我找到了”于是一窝蜂冲过去围堵着,“给你吧”妹妹成为最大赢家。

(2)

小孩子的记忆总是留在“吃”与“玩”里,因为年轻,人生长的很,所以也并未发掘“重聚”的可贵。可大人们,尤其是奶奶,却倍加珍惜着每一年的“中秋”。

她小心拾掇着每一次大家留下来的衣裳,张罗着看中秋联欢晚会的父亲叔伯们一起包饺子,分月饼,生怕饿着谁了。

月饼的咸蛋黄虽然不似汪曾祺笔下的“蛋白柔嫩”但“油多尤为别处所不及”也是广式月饼的出彩之处。稍许的咸味混在蛋黄的醇厚绵密口感里,辅以莲蓉馅的鲜甜,一咸一甜,神饼侠侣,恰到好处!

切好的双黄月要先给奶奶一份儿,其后按照辈分一人一块,但大人们总是宠着孩子,“不吃了,你们吃吧”看到孩子们吞口水滑稽的样子,忍住不捧腹大笑实在是他们最大的配合。于是我们一哄而上,“唔好好吃——”一个个吃的污漆漆的小花脸猫样子,奶奶老涩的眼眶中泛起微红。

吃了后总轮到了少不了的家庭谈话,这我倒像是个没心肝的了,只是模糊地记得一次作文写得好被舅婆夸了,倒教这群人笑了“以后是要当个小作家吗?”,我脸一红,害羞了,上到楼上和妹妹一起玩儿去,留下这群“太太客厅”的人儿又笑一番。

楼下的笑语声夹杂着电视机里传出来的歌舞盛会的声音,让人把窗外的圆月给忘了。城市里的高楼,总是无情地挡住了这月色,只是当万籁俱静时偶一抬头,赶巧看上了一两眼,便也忽然觉得,人间情事,不过“团圆”二字罢了。

(3)

如今处在关山之外,母亲仍旧每年往这重重青山之外,寄我以饼盒。

盒子是打开过的,里面放着奶奶给的双黄莲蓉馅月饼、二婶给的豆沙馅月饼、母亲准备的伍仁和单黄馅,摆放得整整齐齐,像是被精心装饰过的。这个小小的饼盒,当我拿到时,仿佛轻轻的、却又沉甸甸的。

“收到了吗?”“收到了”“那就好,多食点”她言语殷切。

去年和母亲在视频里通信,全家人围坐在一起,笑脸盈盈。看着视频里桌上放着熟悉的乡味,荷兰豆、扇贝、豉汁排骨,这些都是我平日最爱吃的。家人们轮流给我说了“中秋快乐”,到了母亲时,她温柔地问道“奕奕,食饱了吗?一个人要多食点。” 我鼻子一酸,强忍着回答道“嗯,食饱啦,唔要担心。”

王鼎钧说:“乡愁是美学,不是经济学。思乡不需要奖赏,也用不着和别人竞赛:我的乡愁是浪漫而略近颓废的,带着像感冒一样的温柔。”我没那么浪漫,这种诗意的情感太抽象。

在我这个遥遥异乡外的人儿看来,乡愁是中秋黑夜里偷放的烟花,是母亲煮的一道清蒸排骨,是挂在万里云中的一轮圆月,更是母亲记挂这关山外女儿的一句

——“食饱了吗?多食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