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内大新闻
News Center
新闻中心

旗帜拾光(一)你无需如期归来,而这正是离别的意义

发表时间:2018-02-05  阅读次数:1402  发布人:郭玖文 字体:A+ A- 【关闭】

作者:阿玦

前几天猪猪大晚上让我看她朋友圈,她最近为了自己公众号的推送快丑(划掉)愁掉了头发,靠出卖我们这些真正爱她的朋友写出了一篇当年的网站日常,靠这个评论区炸出一堆常年潜水的人。大半夜的,就连技术宅天宇哥哥都跟我感慨说看完想念学校了,很多他已经忘记的事情还有人记得。我对他这种突如其来的夜半感慨表示鄙夷,然后默默打开了电脑。。。

我们的故事要从我大一那年说起。可能是满身的文艺细菌过于喧嚣,我在学校纷杂的各类社团中一眼就选中了旗帜网站,选择、报名一气呵成,以致于后来编辑玮艺姐宿舍走访的时候都没能给她机会动员一下我。接下来的故事就很顺理成章了,我如愿打入组织内部,成为了一名勤勤恳恳的校内小记者,活跃在学校各大活动的台前幕后,结识了一票学校各型各类优秀的小伙伴,大学生活很是丰富。

当时带我的北区新闻编辑是玮艺姐和旸姐,技术部方面是我们的宇飞哥苏涛哥还有云哥,站长大人是我们的明明哥。编辑大人每天跟我们厮混在一起,所以虽然偶尔例会时脸色低沉我们也都没在怕的。技术部就不一样了,我们平时能见到技术部的次数一只手就可以数得过来。技术部有三大传统:单身狗,四级杀,神龙见首不见尾。大二换届的时候,云哥升为技术站长,但是直到换届交接之前,几乎一年的时间里,我们和新站长彼此都没见过。。。

站长大人明明哥,是我在网站最小心翼翼的人了。明明明明哥(注意断句)长得一张人畜无害的娃娃脸,见谁都笑眯眯的一笑就没眼睛,但我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,很怂。记忆最深的是明明哥退站、我当编辑以后,有一天中午放学回宿舍的路上,突然收到了明明哥的电话。一点不夸张,我看见来电显示的时候,心里抖三抖的第一反应就是“我哪篇稿子审错了?!”。我没有明明哥的微信,相信他不会看到这篇的,你们转发的时候都给我注意啊喂(#`O′)!

明明哥那届,是我在网站三年的时间里有幸见过的最后一届正常的领导班子了。自从我和嘉瑞继承了网站新闻部的衣钵之后,网站的画风就开始变得有些跑偏。当然我这么说并不是因为我们俩个怎么样啦,我们非常正常,只是要如实交代这个时间节点而已。到了我大二这一年,网站换届后的班子构成是这样的,美美的丽姐是站长,我和嘉瑞是北区的新闻编辑,南区是婧婧和奇大飞,美工是温柔的王晶美女,技术站长是云哥,他手下还有小白和王天宇,南区还有综合部的武斌大帅哥和美工部的胡叔叔。(写这段的时候特别害怕我写串届,再三检查我的记忆)。本部和南区就像是牛郎织女,只有在招新、站庆这种特别的日子才能相会。

南区是文科院集中的校区,盛产各种各样可爱的小姐姐。

有丽姐这样长发及腰经常温柔偶尔暴躁的御姐,也有婧婧和月明这样一脸温柔实则抠脚的糙汉子,还有贾琦那样娇小可爱的萌妹子。同时在文学气息的熏陶下,男生也是各型各色的。有像明哥那样温润如玉的学长,也有东哥那样高大帅气又不失细腻的文艺青年,还有奇大飞这种不爱说话但时不时抖个小包袱的暖男。。。。。。我们常调侃说明明南区的男女比例更悬殊些,然而几乎每一届南区的情侣都要比本部的多,由旗帜这个大摇篮摇成一对的情况也时有出现。反观本部情况就萧条很多了,思前想后觉得可能还是要归咎于我们的部长们太不争气了,没能给我们后辈起到良好的模范带头作用。

我的部长们换届以后开始忙于毕业和找工作的各种事宜,跟我们这些小屁孩厮混在一起的时间就变少了很多。陆续听闻部长们或找到了满意的工作,或勤勤恳恳继续深造,曾经每天都会见到的人,逐渐变成了朋友圈和群聊中偶尔插科打诨的存在。不变的是只要他们一露面,评论里一定会见到后辈们自发排队型似的问候和调侃,恍若那时常常在办公室一群人聊天打趣的画面。我们因学生工作而结识,因学业完成而天各一方。铁打的旗帜流水的兵,前辈们领我们进门,带我们升级修行,即使毕业离开后,他们教会我们的东西也依然在旗帜流传。我和我的部长们,猪猪和他们的部长们,我们不需要时常见面,只要知道彼此依旧精彩在各自的人生岗位中,就已足够想念和慰藉。

你们无需如期归来,这正是我们离别的意义。

待到某一年的站庆,亦或是某个人的婚礼现场,我们还可以就着这些年的分别,多喝下几杯庆祝团聚的美酒。